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蟠桃大战
蟠桃大战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_日本真人做人爱视频_男人和女人做人爱网站]

地址发布页:

  我因思念小晶心切,在床上翻来覆去,只感觉头涨脑裂,身体发轻,人竟仿
佛如同羽毛,变得轻飘飘,向天外升去,往下看去,只见人群,建筑皆慢慢
变小,如蝼蚁一般。

  只是胸口被压的有些喘不上气,眼一黑,人便晕了过去。

  须臾之后,人一醒来,才发觉自己恍如身在仙境一般,霭光摇曳、五色祥云
遍布周遭。白鹤声鸣、紫色千叶进入脑中。

  「莫非我已身死,否则怎能登入如此境界。」

  寻思片刻,我掐了掐大腿。

  「啊哟」

  疼的我有些咧嘴。

  「乖乖个熊,我都死啦,怎幺还能感受到痛吶?」

  我感到诧异。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虽然地上云雾缭绕,难以辨清,我依旧慢慢的踏出了第一步。

  「嗯」

  实地无疑。

  感受到了地的坚硬程度,我终于放开了脚步,轻快的小跑了起来。

  走不多时,身体便有些萎靡,只能停下脚步,坐在一顽石上休憩,乎听闻不
远处有狮虎之声传来,我虽内心发虚,只叹腿脚无力,只能卧伏顽石,愿那狮虎
不曾靠近,谁想到,那狮虎之声渐行渐近,离我仿佛只有几丈之远。

  我眼一闭,只怪自己来错了地方,本以为上了仙界,竟登上了奈何桥。

  可那狮虎半天不作声响。

  我有些愕然,眼睛微睁,才发现竟有一人骑坐在那狮虎之上,只见此人。

  头上青巾一字飘,迎风大袖衬轻梢;麻鞋足下生云雾,宝剑光华透九霄。

  此时他的目光也在我身上来回飘视。

  嘴裏也在喃喃念叨着什幺。

  这道家飘然而来,又生得白面长须,我内心既有几分喜感。

  不过他不开口,我也不敢贸然开口,露了行藏,多惹祸端。

  不多时,那道人微一拾礼,口中「无量天尊,不知这位小友为何方高徒,贫
道竟不识得。」

  我忙从石上翻下,双手合十「道长,小子乃人间一劣生,不知为何,竟来得
此地,敢请道长告知,此地为何处,好允我寻的一列车返回家乡。」

  「难怪乎,吾精光自你周遭辨查一遍,也未发现你身有仙骨,更没有妖怪味
道,原来小友来自人间。不过你贸贸然闯将上来,可曾知道这是什幺地方?」

  「小子不知,请道长点明。」

  「这是天宫,众神所在之所。」

  「啊,这是天宫。」

  我吃惊的看了看周围。

  半信半疑的望着狮虎之上的道长。

  「小友,你心中有话,为何不说」

  道长一脸慈祥的看着我。

  「道长,你仿佛能看到小子心中所想」

  「呵呵,凡人所思,吾等仙家只需法力微动,即可侦的一清二楚,这又何难
?」

  「道长,小子人间的爱人小晶,失去蹤迹,烦请道长您稍施法力,帮我查查
可好。」

  只见道长眼中精光向下一扫,片刻后,便仿有察觉。

  轻捋长须。

  脸中带笑「道长,道长可是有所心得。」

  我有些焦急。

  「小友,可宽心一二,你与女友时日方长,回人间后,自会相见。」

  「道长,能否再透漏一些,小子这几日精神恍惚,珍馐美味皆难以下咽。」

  「无量天尊,小友,天机不可泄漏啊。」

  道长两腿微一用力,那狮虎立刻奔腾起来「道长,可否留下法号,供小子回
去敬奉。」

  「吾乃申公豹是也,小友早些下得凡间,莫贪恋这天宫美景,误了自身的造
化。」

  「申道长可否送我一程,小子不识回家之径。」

  「唉!吾本有心助你,怎耐时光不多,西天王母娘娘召开蟠桃聚会,不能误
了行程」

  「申道长」

  我一脸凄然。

  申公豹本已离去,回头见我凄惨模样,一转狮虎,又回到我身边

   「道长有何事可以教我」

  「我确实无法使用大修为送你回人间,不过,看你与我应有些仙缘,送你一
丹药,这丸药虽比不上那仙桃,吃了后成仙了道。但凡人若食的一丸,也可强身
健体,妙用无穷。」

  我忙跪头叩拜。

  起身后,申公豹道长与那狮虎早已不见蹤影。

  我啧啧称奇,没想到,仙宫一游,竟碰上了那封神榜中的恶道,不过和书中
所述竟大相径庭。

  此人道骨非凡,慈眉善目,竟似人间长者,善待于我。

  吞下丹药后,我立感体内如有一团热气,随血液遍走全身。

  萎靡、饿乏之感都统统消失,往上一窜,竟然离地有几丈高,我内心狂喜,
胸中压抑数日之悲痛化作一声长啸,穿云破雾。

  引得天上飞鸟驻足观瞧。

  我不辨东西,立即大踏步跑了起来,胸中那股热气愈发狂燥,随我一阵疾跑
,慢慢与我身体融和为一。

  也不知跑了多久,我才慢慢停下脚步。

  才发觉自己来到一府邸高墻之外,只见墻内林荫森森,尽是些举头也望不到
顶的树木。

  好奇心起,我稍一用力,人便跃过那高墻。

  府邸内花盈树,果压枝。

  果压枝头垂锦弹,花盈树上簇胭脂。

  这些仙树棵棵凝肌带绿,映日丹姿,云霓罩在上方,内心好生惊异。

  我身体一提,踏上一树枝,枝头上桃果一枚,身形虽小却香气扑鼻。

  我吃过那丹药后,腹内亦无饑饿之感,可观这桃果,却引得我口水流淌,忍
不住,伸手摘下,咬了一口。

  「好硬,尚未成熟」

  我手一扬,就欲弃之,又觉可惜,只能囫囵吞枣般整个送入口中,片刻后,
从树上扔下一桃核。

  「哎呀,这个桃果闻起来,香气四溢,吃起来却生硬的很,也不知是何人种
得,见到他我一定要告诉他,如何栽种。」

  正胡乱思考时,突然,一阵云雾出现,云雾中似有一人,一身官服,只是模
样不像人,尖嘴猴腮,满脸绒毛,身高如同幼童一般。

  「天啊,不会是孙悟空吧,难道这裏是蟠桃园?」

  我吓得差点掉下树枝。

  那孙悟空竟仿佛有所察觉,站定云头,沖着我的方向大喝道「何人,给我老
孙滚出来?」

  我刚要跳下枝头,没想到,我身下的大树底下,有一人从地裏鉆出。

  「大圣传召,本人土地参见」

  孙悟空见得原来是土地,身形从云中显现。

  「土地老儿,吾奉玉帝点差,代管蟠桃园,今来查勘也。」

  土地闻言,叩头谢旨。

  孙悟空周遭看了下,问土地道:「此树有多少株数?」

  土地道:「有三千六百株。前面一千二百株,花微果小,三千年一熟,人吃
了成仙了道,体健身轻。中间一千二百株,层花甘实,六千年一熟,人吃了霞举
飞升,长生不老。后面一千二百株,紫纹缃核,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齐寿
,日月同庚。」

  孙悟空闻言,喜上眉梢,猴性喜桃,而此处桃子更是数不胜数,加之乃西王
母亲力而为,孙悟空更是饑渴难耐。

  不过这土地始终伴随左右,甚是不便。

  孙悟空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汝且出门外伺候,让我在这亭上少憩片时。」

  土地言听计从,退了下去。

  孙悟空立即架起云雾,我吓得忙把身形藏起。

  只听孙悟空念到「这裏应是前面,桃子甚小,不得吾心。」

  只听风声大作,孙悟空便向远处飞去。

  见他走远,我方坐在枝头上,伸手一摸,才发现衣裳尽湿,应是被那猴头吓
的不轻。

  孙悟空虽佛名远播,但未成佛之前,可也算一恶人,吃人、杀人也曾有过。

  今日幸有那土地,否则不知如何收场。

  正在擦拭额头汗水,忽闻的有轻声燕语响起,我稍微探出个头,向外张望,
只见有七个着不同颜色服饰的仙子竟朝这裏走来。

  「此时,我才想起,王母娘娘蟠桃大会,这七位仙子应是来采摘仙桃的。」

  我只得再次藏在树后,盼着这七位仙子不曾得见。

  仙子们唧唧喳喳的走了近来「妹妹们,你等可曾看到管理这裏的那个大圣爷
。」

  「我等与姐姐同时前来,你都未见,我等又何曾见过。」

  「我等既奉旨来,不必迟疑。那大圣爷閑游惯了,想是出园会友去了。我们
还是即刻摘桃,误了蟠桃盛会,你我皆吃罪不起啊。」

  七位仙子开始一颗一颗的采摘起来,均是些成熟的果实。

  一位仙子竟离我愈来愈近,我急的心中冒火,却又无计可施。

  就在此时,忽听云头处有人大喝一声「你是那方怪物,敢大胆偷摘我桃!」

  慌得那七仙女一齐跪下道:「大圣息怒。我等不是妖怪,乃王母娘娘差来的
七衣仙女,摘取仙桃,大开宝阁,做蟠桃胜会。适至此间,先见了本园土地等神
,寻大圣不见。我等恐迟了王母懿旨,是以等不得大圣,故先在此摘桃。万望恕
罪。」

  大圣闻言,回嗔作喜道:「仙娥请起。王母开阁设宴,请的是谁?」

  仙女道:「上会自有旧规,请的是西天佛老、菩萨、圣僧、罗汉,南方南极
观音,东方崇恩圣帝、十洲三岛仙翁,北方北极玄灵,中央黄极黄角大仙,这个
是五方五老。还有五斗星君,上八洞三清、四帝,太乙天仙等众,中八洞玉皇、
九垒,海岳神仙;下八洞幽冥教主、注世地仙。各宫各殿大小尊神,俱一齐赴蟠
桃嘉会。」

  大圣笑道:「可请我幺?」

  仙女道:「不曾听得说。」

  大圣道:「我乃齐天大圣,就请我老孙做个席尊,有何不可?」

  仙女道:「此是上会旧规,今会不知如何。」

  大圣道:「此言也是,难怪汝等。你且立下,待老孙先去打听个消息,看可
请老孙不请。」

  好大圣,撚着诀,念声咒语,对众仙女道:「住,住,住」

  大圣纵朵祥云,跳出园内。

  等了许久,园内声息全无,我才探出个身子,才发现原来那孙猴施个定身法
,把那些彩衣仙女,皆定在原地,有站姿,有跪姿,还有半蹲半跪,身形具不相
同,不过容貌皆现惊恐。

  唯恐众仙子诈我出来,装模作样。

  我落地之后,还捡起丢在地上的桃核扔向较近的一个仙子,她被击中后,身
体往一侧倒去,可却不曾叫喊一声。

  「哈哈,你个笨猴子,美色在前,你竟傻乎乎的去参加什幺蟠桃大会。」

  我三步两步便来到众仙子面前,只见一个个国色天香,沈鱼落雁,身材更是
环肥燕瘦,各有不同。

  离我最近的乃一红衣仙子,她呈站姿,罗裙轻甩,一个竹篮放置于右手,左
手低垂。

  我牵握住红衣仙子的下垂的左手,不知那孙猴定身法术几多厉害,这一众仙
子竟全身上下动弹不得,连眼珠都未见晃动。

  我一番周折,仍难以把红衣仙子的手拉动。

  「众位神仙姐姐,莫怪小生,那猴头法术甚是厉害,我无法救你们,不过怕
你等站立时长,汗水打湿衣襟,就让我来帮你们褪去霓裳,解那燥热之痛。」

身体虽然僵硬,不过众仙子霓裳倒是方便除去,我只轻轻一拉扯,衣裳便掉落在地。
连那倒卧在一旁的仙子也被我生拉硬拽的褪去了霓裳。

   「吖,不对啊,我数了数人数,怎幺才六位仙子,不是七个仙女吗?」

  看着眼前的种种美色,我也顾不得许多。

  转身便解开牛仔裤带,顺便脱下T恤。

  光着身子,只穿了一双运动鞋。

  低头望去,胯下鸡巴竟比从前大了许多。

  「奶奶个熊,那个丹丸好生厉害,不光让我困乏全无,身轻如燕,还带来了
额外效果,果然是妙用无穷啊。」

    转身来到众仙子身前,此时,众人皆身无霓裳,我已无法辨认是哪位仙子,只能一一鞠躬

   「众位姐姐,请原谅小生唐突,只因,小子见各位姐姐身无寸物,内心便似一团火焰熊熊
燃烧,故只能裸体相见,望各位姐姐原谅。同时,小子在凡间贪恋美色,无一天不喜床第之事。
可因女友失蹤,我已数日不得男女之欢。今日竟能见得仙女之体,我已不知前世修的什幺果,
胯下之物更是奇痒难耐,盼各位神仙姐姐能与我同修欢喜因缘,解我胯下痛痒,众位姐姐可否
答应。」

  当然,全场无一人作答。

  「众位姐姐不发声,小子就当各位默许啦。」

  我直接扑向最近的仙子,她跪在地上,口齿大开,仿佛要说些什幺。

  「这位姐姐,小生得罪啦。」

  我把鸡巴放到她的口边,沾了少许口水后,才一点点的插入其口腔。

  这仙子口腔短小,我用尽全力,也只能插入一半而已。

  插了少许时间,她的嘴内便口水四溢,顺着嘴角纷纷落往地上。

  见时机成熟,我把她向前推倒,意欲一探仙境,才发现她的腿和臀部几乎粘
到一起,我用尽气力,也无法将其掰离丝毫,无奈和,我放弃了对她的念头。

  还好,其他几位仙子不同与她,并没有跪在地上,腿与臀之间有足够空间,
供我驰骋。

  我来到一开始的那位红衣仙子边,当然此时的她也身无一物,只因我最先看
到的就是她,故有些熟悉。

  「这位神仙姐姐,刚才那位仙女手脚不便,不能为我解去痛痒,只能再次叨
扰姐姐,见谅。」

  我径直贴向她的面容,本想与她口舌相见,只可惜她红唇紧闭,我只能胡乱
的在她脸上啃咬一番。

  脸上的胭脂都变得一塌糊涂。

  我的手也不得停歇,贪婪的握住傲人双峰,只可恨那猴头的定身术,连这傲
人的身躯都变的坚硬异常。

  摸起来,如同铁板一块。

  顿时,失去了尝鲜快感,「哎呀,不好,这些仙女被那定身术施用过后,全
身坚硬如铁,这仙境会不会也如此啊」

  我慌忙蹲下身,手指扒开密缝,探入幽境中

   「还好,还好,那定身术只能将表皮硬化,内在倒是不曾改变。」

   手指在仙境内为所欲为,上下翻腾,片刻后,仙境内便搏弄得千般旖妮,羞
云怯雨,丝丝仙汁沿境口泄出,我伸出舌头,深深的吸食了一大口。

   「唔,好香啊,和人间女子分泌的淫水竟有如此大的差别。」

  我迫不及待的站到仙女身前,刚要插,才发现这个站姿甚是不便。

  仙女也和普通女子一般,仙境位于两腿之间,稍稍往下。

  懊恼片刻后,我转身绕道仙女背后,手抓住鸡巴,对準仙境入口,沾了少许
仙汁后,鸡巴缓缓的插入了仙境内。

  「奶奶个熊,这个仙境内竟然纵横交错,盘绕不清」

  我费尽九牛之力,才插入了少许。

  「真是仙境幽幽,人间难有啊。」

  深吸一口气后,鸡巴再次踏上征途。

  在仙境内鸡巴一路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费了不少气力,才终于全身而入。

  我轻吁一口长气,擦拭掉额头的汗水。

  双手扶着仙女如钢铁一般的腰肢,挺起鸡巴,开始了猛烈的攻击。

  本以为,自己会在短时便鸣金收兵,却不料,沖刺了多个回合后,胯下鸡巴
仍勇猛异常,丝毫不见退缩。

  我心中大喜,不过也对这身下的仙子有些审美疲劳。

  一个加速后,鸡巴撤离了她的仙境。

  带出了一大堆的仙汁密液。

  转眼望去,身边还有一仙女,只见她半跪半立,翘臀与大腿有90度左右的
分离,心中暗喜。

  遂来至她面前,看着她清澈的双眸,我细声道

   「这位姐姐有礼啦,那二位姐姐虽竭尽全力,还是未能满足弟弟,只能劳烦
这位姐姐,倾力而为啦。」

  我伸出舌尖,舔弄着她那明亮的眼珠,只感觉舌尖经过之处,晶石一般,心
中对猴头法术更生敬畏。

  不做多想,我便蹲在她的身后,手指触摸着仙境上的宝珠,这个地方因外露
表面,也变的跟珠宝一致,我只得口舌舔弄密缝边缘,手指插入其中,不断的搅
拌、拉扯。

  不多时,这个仙子的密境内也有溪水潺潺之声。

  微一调整,鸡巴也循声开始了抽插,这个仙子和上个仙子大不相同,密境内
无丝毫阻拌,鸡巴开疆破土,一帆风顺。

  「奶奶个熊,这个仙子竟然不守妇道,裏面早被其他仙家开采一番。害我白
白準备了一番。」

  鸡巴在裏面横沖直撞,始终不得要领,仙境内仿佛有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测
,我只觉筷子插缸,实在痛苦,抽插了几个回合后,悻悻然拔出鸡巴,将这仙子
弃之一边。

  又尝试了其他两位仙子后,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奶奶个熊,怎幺天上神仙也如此淫乱。个个仙境肥大,也不知被何种巨屌
插过。还好刚才那红衣仙子墨守妇道,了我心愿。唉!不幸中之大幸啊。」

  已有五位仙子被我玩弄,除第一位因身体不能插入,其他四位我也都一探仙
境。

  就剩那位被我打翻在地的仙子还未尝触及。

  看她翘臀侧漏,我突然想试试仙子的菊花,毕竟那三位仙子给我带来了不好
的感觉。

  来到第一个不能被插入的仙子边,她依旧嘴唇大开,口内仍有少许水汁。

  「为了探那位仙子的菊花,小生只能借仙子口中仙水一用。鸡巴又插入她的
口中,涂满了仙水之后,我侧躺在第六位仙女身后,握住鸡巴,使劲的捅向她的
菊花。足足一盏茶过后,我才插入了三分之一而已。「一、二加油。」

  我口中默念。

  鸡巴又深入了一些。

  正当我欢喜之时,忽闻天上传来一声怒喝「大胆狂徒,还不停下鸡巴。」

  我吓得浑身激灵。

  往上一瞧,顿时面如死灰。

  只见天上竟然有无数大小神佛。

  各个张牙舞爪,一脸狰狞。

  当头一人,坐在马驾之上。

  旁边立着一仙女,竟然是那不见了的第七位仙子。

  「动动动」

  当头那人对着定身的各位仙女比划了一下,这几位仙子顿时动了起来,当她
们看到浑身无寸缕伴身,且天空中仙佛密布,立即花容失色,蹲下身来,随便捡
一衣物,进入桃林,穿了起来。

  而我却丝毫不敢动弹,只觉全身上下都被法术盯住,随便一动,都会性命不
保。

  「王母娘娘,刚才太过危险,还好我及时脱身,才能阻那恶徒继续对其他姐
妹无礼。」

  王母娘娘满意的看了眼旁边的小仙子「七儿,还是你聪明伶俐。」

  此时,其他仙女都穿戴一番,虽衣裳尚不完整,仍可挡住重点位置。

  她们鱼贯而出,立在王母左右,只是均低头不语。

  「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上的我天宫中来,竟然犯下如此恶劣行径。不
将你碎尸万段,怎能消我被那孙猴毁了蟠桃大会之气。来人啊。」

  旁边立即有一大神走出,手拿一对圆锤。

  「王母,巨灵神听旨。」

  「将这狂徒拿住,让他受那三味真火」

  巨灵神如天神一般沖我而来。

  我眼睛紧闭,只待束手就擒,万不料,桃林突然狂风四起,众神佛都恐迷了
双眼,拿衣袖遮挡,等狂风过后,才发现我已不见。

  王母娘娘气的火冒三丈「一定是那该死的弼马温,李靖何在?」

  身后一个托着玲珑宝塔之人走出。

  「李靖,我命你带天兵天将,速速前往那花果山,水帘洞,捉拿那妖猴。」

  我本以为死命难逃,忽然狂风乱作一团,一黑影窜至我身边,夹起我便飞了
出去。

  也不知飞了多久,我被这黑影扔到一边。

  仔细看去,才发现竟然是那猴子「大圣爷爷,多谢您救命之恩。」

  「去去,你这小子,竟然利用我的法术。玷汙那几位仙子清白之躯。若是从
前,我便一棒将你打碎,要不是为了气那婆娘,我也懒的救你。」

  不待我发声,那猴头一脚便踢在我身上,我仿佛坐了火箭一般,串了出去,
竟从天上直往地下掉落。

  救命啊!!!!

   
   仙人心红白肉色,堪人爱可意霓裳。

  裙拖着翡翠纱衫,袖挽泥金带。

  终为梦一场。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